<li id="w7ykq"><acronym id="w7ykq"></acronym></li>
        <s id="w7ykq"></s>

        搜索
        首頁 情感散文

        (原創)小學同桌

        發布時間: 2013-02-23 20:29:18
        簡介:
        正文

        二十年過去了,整整二十年漫長的人間歲月。我總是想,倘若那個小同桌還活著,一定跟同齡的我們一樣,成長為一個洋溢著青春活力、風華正茂的好青年;可是他小小的生命過早地匆匆夭折了,像一只可憐的雛鷹,還來不及向這個美好的世界伸展開飛翔的羽翼,生命便永遠定格在了那花兒一樣的季節。

        那個姓楊的小同學,他的名字我已經忘記了。只記得讀一年級的時候,在我們村學那間破破爛爛、四壁漏風的教室里,有近一年的時間,我倆同桌。印象里,跟我同桌的他,身體單薄瘦弱,像根營養不良的豆芽兒。他雙眼無神,臉色蒼白,是個有病的男孩。

        人人都知道他有病,再加上他的樣子看上去孱弱不堪,因此在我們一群活潑的孩子里顯得頗有些特別。大家都心照不宣地小心避開他,仿佛他是一只危險易碎的玻璃瓶,一不小心就會打翻弄碎,惹來麻煩。那時我們都還只是些七、八歲的孩子,為什么就已下意識地表露出成年人的世故和冷漠來?

        他有什么病,卻沒有人能說得清。有人說他有肺病,一個跟他同村的、有著一張漂亮鵝蛋臉的小女孩似乎頗知道他的底細,她曾神情嚴肅地告訴我們,他出生下來就有病,長大了些,病也越發明顯?!八€有‘夜游癥’,”她眨巴著水靈靈的黑眼睛神秘兮兮地說,“一個下雪的夜晚,已經睡下了的他迷迷糊糊地爬起來,赤著腳走到屋后的竹林里,幸好被他爸爸媽媽發現得早,把他抱了回來,才沒有被凍死?!?/span>

        總之,在我們的意識里,他是一個有病的、奇怪的男孩。

        這樣一個有病而奇怪的男孩,自然沒有人愿意邀請他一起玩。他的座位靠著墻壁,那個有病的懨懨的身體就幾乎整天形單影只地靠在那里。但他對我們的游戲也沒表露出什么熱心來,不知是他已習慣了孤獨,習慣了我們的冷落,還是他孱弱的身體本來就無法勝任那些需要旺盛精力的游戲。

        盡管我們都在有意無意地孤立他,他對我們的態度卻出奇地好,愿意把他擁有的東西與我們分享??吹贸鰜?,他的爸爸媽媽很疼愛他,給他上學準備的文具一應俱全,他有一只在我們眼里看來精美奢侈的塑料文具盒,一大塊白色的橡皮,一只小巧玲瓏的削筆刀。這些東西讓沒有文具盒、鉛筆寫禿了只好用牙齒去啃筆桿的我們感到了嫉妒。

        而只有在他一次次慷慨地把那塊又大又白的橡皮或小巧玲瓏的轉筆刀放在我們臟兮兮的手上時,大家似乎才感覺到了他的存在,才會對他流露出那么一絲模糊不清的友好的態度。每當這個時候,他那雙黯淡的眼睛就會閃現出一抹羞怯的、歡欣的光芒,蒼白的臉上也因那一絲笑意而泛出了幾分生氣。長大后我才漸漸明白,那個時候的他畢竟還是個孩子,他也渴望友情,渴望走進我們的世界,他在以此向我們發出友好的信號。因此即便有人在課桌間的過道上嫌他擋住了道兒而魯莽地推他一把,或者在他坐下去時忽然被人惡作劇地從下面抽掉他的凳子,讓他不輕不重地跌到地上,而引來教室里一片沒心沒肺的笑時,他也沒有表示出過抗議。在學校里他有一個愛他的讀四年級的哥哥,常常在放學的路上背著他走一段長長的路,那些無理冒犯他的人,如果被他哥哥知道了,準會被揍個半死。但他從沒告發過誰,他的友好在我們面無愧色地領受后又棄如敝屣,他的隱忍和寬容只會讓曾傷害過他的人更加得意忘形……

        “童心無邪”嗎?誰說的!我只看到在幼稚無知的心靈下的麻木和殘忍。

        他的病時輕時重,因此常常請假,我旁邊的那個座位常??罩?。他又不是那種很聰穎的學生,因此學習成績很差。老師也嫌惡他,語文老師有一雙可怕的大手,班上的學生幾乎沒有被他擰過的。當他念不出寫在黑板上的漢語拼音時,語文老師就大聲呵斥他,走過來擰他的耳朵。擰他時,他那弱不經風的單薄孱弱的小小身體就像一株在厲風中晃蕩的蘆葦。奇怪的是不管老師怎樣咬著牙擰,他的身體被擰的擺度有多大,他都不吭一聲,只是臉色越來越蒼白……

        又一次,他的座位又空了……

        得知他死去的消息,是在新學年的開學初。但是,對這樣一個同學的離去,對我們有多少影響呢?也許他的死訊曾像一抹風在我們的心間泛起一絲詫異的漣漪,但很快又恢復了平靜,我們依然快活地游戲,依然畏怕課堂上老師那擰耳朵的手,關于他的記憶隨著時光的流逝越來越渺遠模糊……孩子原本就是善忘的啊。

        只是,在我逐漸長大后,在敏感的心靈一次又一次固執地喚起關于那個小同桌貧弱的記憶后,我總是深懷歉疚地想,為什么那時大家不對他好一點,為什么在他來到這個世界后,也許除了親情之外并沒有得到一點同情和關懷,反而要遭受心靈和肉體上的雙重傷害。如今二十年過去了,我早已成長為一名光榮的小學教師,教學之余,我喜歡跟孩子們打成一片,教會他們團結友愛,努力讓所有的孩子都能在陽光下健康成長?;叵胛以浀男W同桌,我總是心情沉重地想,如果那時候我們大家都對他好一點的話,也許他就不會死了,這是誰也說不準的事啊。


        上一條
        又見情人節
        下一條
        如果。
        經典文集 Copyright ? 2010-2021 備案號:蜀ICP備2022011028號-1
        777米奇色8888狠狠俺去_97精品人妻系列无码人妻_99国产精品_99精品国产99久久久久久97
        <li id="w7ykq"><acronym id="w7ykq"></acronym></li>
            <s id="w7ykq"></s>